罗琦,中国摇滚女歌手第一人
  

   去年的“我是歌手”,黄绮珊因为唱了《回来》,火了歌曲也火了自己;今年的“我是歌手”,到目前为止还没人唱《回来》,或许也不会有人唱《回来》,但《回来》最早的主人罗琦,却是真的回来了。
   作为前“指南针”乐队的主唱,罗琦的身上一直顶着传奇的光环,有关她的超强音域,有关她吸毒戒毒的经历。和历史上所有的天赋摇滚歌手一样,罗琦有着最耀眼的才华,也曾经干过和世俗传统格格不入的事。她被一些人爱,也被一些人恨;她有着完美的唱腔,也有着不完美的青春;她曾经唱摇滚,也过得很摇滚。
   同样的《回来》,不一样境界。都是歌手,黄琦珊和罗琦的演绎,也许并没有对比性,要对比,对于她俩之间的无论谁,都有点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通过黄琦珊和罗琦曾经的演唱版本对比,你无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摇滚不能没有技巧,但技巧不能成就摇滚。
   罗琦就是这样一位有技巧、但却不会让你感受到技巧的歌者。她的高音,不是为了用来测试音响音频,以及为吉尼期世纪纪录而生;罗琦的高音,更像是为听者的呐喊和释放,提供了一种世界尽头式的出口,引领你一起达到那种超验式的体验。她的歌声,让你兴奋也让你摇滚,让虚无的摇滚精神,最终就是化为实实在在的歌声。摇滚,其实既是一种精神,但它首先还得是一种歌声。
   往事不要再提,摇滚已多风雨。九十年代中期的那些摇滚音乐人,在这几年的回归,确实也足以让人常常唏嘘不已。一方面是歌手本人走不出时代的光环,一方面则是歌迷纠结于歌手往日的辉煌。期盼了好久的回来,在最后的失望中,往往让人觉得不如不来。
   罗琦这次在“我是歌手”中的表现,却只能让人感叹她回来得太晚。的确,罗琦的资历很老,但她在已经进行的三首歌曲的演唱表现,却一点都不老。不仅声线状态保持得很好,该上的高音全都上去,该有的细节一一呈现。而且在音乐表现上,一点都没有倚老卖老,即使演唱鲍勃·迪伦的名曲《敲开天堂之门》,也有一种自我心境的投入感,把翻唱经典这样的功课,变成了更像是在唱自己的歌。
   诚然,罗琦不是什么摇滚领袖,也不是什么摇滚哲学家,她也没有为了摇滚而摇滚,更没有因为追求摇滚精神,而把自己逼成摇滚精神病。罗琦的摇滚是关于人的摇滚、关于真的摇滚,有着超越一般流行音乐表达方式的纯粹,但最终却还是回归人类心灵世界的纯粹。那是《随心所欲》里自由无羁的轻盈,也是《我期待》里率真无邪的理想,还是《敲开天堂之门》里面所传递的爱与信仰。尤其是后者,实际上正是回归了摇滚乐最初的精神,而不是如今这个浮躁时代所表现出的摇滚乐“特质”——恨与折腾。
   随心所欲地唱出心中的歌,满怀诚挚期待世上的真,以及像个孩子那样敲开天堂的门,罗琦的回来,终于让中国摇滚曾经的精气神,同时回来了。